長春社籲港政府長遠推垃圾費按量徵收

據報政府在今年首季將會就如何解決都市固體廢物問題展開諮詢,和香港在生活方式和文化接近的台灣十個地方(當中包括台北)在今年一月一日開始實行垃圾強制分類,而台北市更在零零年七月已推行垃圾費隨袋徵收制度,效果理想。長春社認為特區政府在減廢和資源回收上多年來只停留在紙上談兵階段,如果不提供經濟誘因和長遠而言推行強制分類回收,本港的廢物問題不但解決無望,遲早一日因堆填區爆滿而滿街垃圾。

台灣和香港回收制度比較 (詳情請參閱報告)

 

台北

香港

牽頭機構

由市長帶領市政府牽頭

環境保護運動委員會

政府支持及決心

所有市政府部門均要參與;市長及副市長會抽問部門首長問題,如答錯會被罰新台幣100元

政策局之間各自為政,不聞不問

市民參與

由自願到強制,積極和地區人士溝通

自願性質,地區參與有限

經濟誘因

垃圾費隨袋徵收,但資源回收則不收費,以鼓勵市民減少廢物,增加回收率

沒有

時間表

00年7月自願資源回收,一星期三日

03年5月增加至一星期五日,每日回收不同資源
03年12月開始回收廚餘
05年1月強制分類
2010年 資源全回收

沒有

長春社認為,如果政府讓環境運輸工務局或環保署獨力推行回收,根本不可能推動整個社會參與。台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局長陳永仁接受本社訪問時斷言如果單靠有關環保的政府負責推動回收,他保證一定失敗。長春社認同陳永仁的說法,如果特區府不總動員配合,香港難逃成為垃圾港的命運。

特區政府聲稱他們在回收方面有做工作而且成功,是自欺欺人的說法。以政府非常自豪的「三色筒」為例,在十年前推行是正確的開始,但十年後仍然談「三色筒」或類似換湯不換藥的方案則是不思長進和固步自封。

況且「三色筒」的制度不算成功:長春社早批評街上的「三色筒」旁必須放置垃圾筒才不會讓回收箱成為垃圾箱;有學校也向本社反映「三色筒」的用處不大,並非校內所有的廢紙和鋁罐也放進「三色筒」。未能達到教育的最終目的。

本社認為,必須要經濟誘因和強制執行雙管齊下才可達成全民回收。此外,分類必須從源頭做起,也即是從家居做起,否則和冷飯菜汁或紙尿片等混在一起,除花費大量資源清潔外,對環境衛生也會構成嚴重影響。

對於如何解本港的廢物問題,長春社有兩大原則:第一是本地產生的垃圾不能運出香港以外。把垃圾運出香港只是把問題轉移,根本沒有解決問題,更沒有任何誘因令市民減廢。

第二個原則是我們每一個人也有份製造垃圾,因每一個人也有責任出一分力。可惜的是長春社早在去年中向所有區議員發出有關都市廢物問卷,但只有六十五人回覆;本社職員曾以電話提醒所有議員回覆,但回收率仍然偏低,顯示即使是社區領袖也不認識到廢物是極待處理的問題。 

本社認為政府不能再粉飾本港的廢物問題,將即推出的諮詢對本港未來二、三十年有重大的影響,政府有責任向市民提供各方面的資料,包括單靠回收是否能解決所有問題,以及將會諮詢公眾的各種技術資料。不管是堆肥也好,焚化或氣化也好,如果社區領袖如立法會和區議員也不認識,不論是支持或是反對也好,如果作出無知或單純政治決定,那只會禍延下一代。

長春社也建議政府在諮詢前:

1.          讓市民認識本港正面對的廢物處理危機;

2.          讓所有有興趣參與討論人士了解各樣技術的問題及利弊;

3.          爭取轉危為機,教育市民把香港將要運作的垃圾處理系統,各施其職,把垃圾問題處理好,使香港不至淪為三流城市。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