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長春社十大關注環保事件

2017即將完結,今年香港環保界發生不少轉變,長春社作為監察環保政策及推廣環境教育一員,不少環保事件亦有我們的身影,包括:環保局首次與環保團體舉行「綠色年宵」、內地和香港政府積極為控制垃圾進口及減廢制定政策、大埔鷺鳥林被摧毀事件、八月颱風引起的樹木倒塌及禾花雀(正名黃胸鵐)於十二月升為極度瀕危級別,在各議題與持分者推動環保,教育公眾連繫環境與生活。面對不公義規劃,長春社必定站出來:反對發展郊野公園邊陲、繼續保育郊野及紅樓古蹟。 

以下就讓我們以今年的環保事件,總結長春社對四大議題(資源回收樹木及生態保育古蹟保育土地規劃)的關注:

資源回收

1. 綠色年宵

2017年農曆新年前夕,長春社聯同環境運動委員會於長沙灣遊樂場舉行了全港首個「綠色年宵」,透過不同的宣傳途徑,並於場內設立「惜物減廢環保站」,向大眾宣傳「綠色年宵」概念。場內亦設置及擴闊了不同種類的回收箱,如發泡膠、竹枝、卡板等,同時提供「環保袋共享箱」以減少派發膠袋。項目最終獲得現場超過8成半的商戶支持及同意簽署「綠色商戶」約章。

在年宵結束後,我們收集了超過30件可重用傢俱、20箱乾貨及160公斤食材供市民領取。

「綠色年宵」鼓勵市民及商戶共同努力,盡量減低年宵市場的垃圾量,並呼籲大眾同度一個綠色新年。

有了去年的經驗,2018年的「綠色年宵」將會擴展至更多場地及有更多團體參與。長春社期望全港所有年宵市場均可有更理想的環保表現。

【年宵要環保 「綠色年宵」籲檔主市民源頭減廢】
https://goo.gl/4H7WsS

【「綠色年宵」推動惜物減廢】
https://goo.gl/rdcQRq

【綠色年宵長沙灣舉行】
https://goo.gl/NSpWrE

2. 都市固體廢物徵費

香港政府在今年三月提交《都市固體廢物徵費》的草擬法案,並於十月尾提出優化方案,獲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通過,預料2019年實施徵費。

長春社歡迎和支持優化方案。政府在草擬法案時提出「把隨袋按戶按量收費模式延伸至大部份住宅」及取消三年的屋苑「按桶」收費過度期等,聆聽環保團體及業界的意見,與民共議共同推動減廢。我們認為徵費計劃是邁向減廢關鍵的一步,推動「污者自付」,以實現 2022 年減廢 40%的目標。

實施徵費法例同時,政府必須積極在多方面提供配套,讓市民可把生活中必須產生的家居廢物重用及回收,方能真正體現徵費為減廢帶來的成效。

【長春社對都市固體廢物徵費計劃的回應】
https://goo.gl/f78JnN

【長春社對都市固體廢物徵費計劃(優化安排)的回應】
https://goo.gl/gHDMgS

3. 廢物源頭分類計劃

今年 7 月 18 日內地當局發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以促進國內固體廢物無害化、資源化利用,保護生態環境安全和人民群眾身體健康。並宣佈於 2018 年初開始,內地將禁止廿四類固體廢物進口:即生活來源廢塑料、未經分揀的廢紙、紡織廢料及釩渣等。

對本港而言,《方案》主要影響出口到內地的廢紙及廢塑膠。 由於香港一直依頼內地作為回收物料的處理地,新方案無疑對香港造成沉重的打擊,因而於九月引發「廢紙圍城」,以及香港政府於十二月提出以「三紙兩膠」的新回收措施應對中國收緊回收品標準的政策。

長春社一直關注及推動塑膠回收,在屋邨及屋苑推行「綠樂無窮在屋邨」和「PET膠樽乾淨回收大行動」教育市民乾淨回收。我們亦倡議政府制訂並落實支援本地回收工業的長遠政策:把回收物造成為原材料甚至製成產品的工業鏈,拓展東南亞或其他地區對資源的需求,轉危為機。過度期間,政府應實行短期應對措施:臨時開闢場地成為短期回收分類中心和向業界提供資助,盡快提升本地回收業界處理回收物的能力。

【長春社對近日香港回收狀況的回應】
https://goo.gl/v5iJMo

【長春社對政府就內地提升回收物料進口要求所推出措施的回應】:
https://goo.gl/7Wcg1r

 

樹木及生態保育

4. 從塌樹到設立樹木法

近年社會對樹木保育的議題多了關注。2017年,從夏天雨季來臨時,颱風引起的樹木倒塌事件,到死因庭就2014年8月14日香港島羅便臣道發生的不幸致命塌樹意外作出裁決,都反映了設立樹木法的急切及必要性。

無論是在政府土地或是私人土地上,市區樹木問題主要包括了生長空間不足和錯誤修剪(例如去頂、獅尾式修剪等),而「樹木管理 = 修剪」這過時的管理方式不但不能及早識別問題樹木,更可能製造出更多問題樹木。城市中的樹木是我們重要的資源和資產,樹木提供不同的好處讓我們生活在一個綠色環境的城市當中。只要能制訂管理計劃,並把適當的樹木管理工作(如風險管理、健康護養等)加到恆常的管理中,樹木的狀況和風險問題不但可改善,樹木更能帶給市民的好處(如觀賞性),以致整體的環境和價值亦可提升,達到多贏效果。

樹木法不但能給予政府作為監管私人土地樹木管理的基礎,並能有效保護我們重要的社區資源—樹木,把有重要生態或環境價值的樹林劃為樹木保育區,而有獨特文化、歷史價值的樹木也應受保護。

【長春社爭取「保護樹木法例」】
http://www.cahk.org.hk/works_type.php?u=7

【長春社就死因庭對羅便臣道致命塌樹意外作出裁決之意見】
https://goo.gl/bCJtMq

【不敵強颱,百年古樹倒下!】
https://goo.gl/gbf88b

5. 大埔廣福道鷺鳥林被摧毀事件

今年六月六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下稱康文署)的新界東樹木隊於大埔廣福道鷺鳥林修剪樹木期間,導致30隻鷺鳥傷亡及鳥巢被摧毀。事件反映了康文署樹木組作為政府一個管理樹木的部門,沒有根據現行指引修樹並作出差劣修剪,而且主管及前線人員完全沒有顧及樹上正在繁殖的鷺鳥,是專業失當。

政府應把保護野生動物的元素加入於進行樹木工作前的評估程序當中,並加強政府人員對保護野生動物的意識及培訓,主動留意是否有野生動物及巢在樹上,制定相關通報機制,如工作人員發現樹上有野生動物或巢時應立即停止有關樹木工作,並尋求漁農自然護理署的諮詢及協助。

對於鷺鳥林的修樹處理,香港觀鳥會於2016年8月發佈了一份《在鷺鳥林規劃及實施工程指引》,有關部門應採納成為政府內部指引,避免修樹或其他工程影響繁殖雀鳥及鳥巢。

雀鳥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常與我們一起共用社區城市森林內的自然資源,因此加強社區教育,讓市民認識雀鳥的獨特及重要性,並尋找及規劃出人鳥共處的多贏方案。

【康文署完成大埔修樹事件調查】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01/P2017120100317.htm

【鷺鳥林修樹事件疑點重重 有違推動城市森林及保護生物多樣性】香港觀鳥會及長春社聯合聲明
http://www.cahk.org.hk/show_news.php?u=143

【《在鷺鳥林規劃及實施工程指引》】
https://goo.gl/NHY9KB

6. 保育禾花雀刻不容緩

黃胸鵐(Emberiza aureola ,Yellow-breasted Bunting),又稱禾花雀,曾是多不勝數的常見雀鳥。可是近十多年,因被濫捕為食用,以及其賴以為生的生境(米田)不斷消失,於今年12月5日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所公佈的 「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俗稱紅皮書)提升至極度瀕危級別。禾花雀於十四年內連升四級,若以現時數量減少的速度計算,難逃絕種的命運。因此,禾花雀急需各界立即針對牠們所面對的不同問題作出相應的保育行動,才能避免踏上絕種之路。

長春社與香港觀鳥會自2005年開始在塱原展開濕地保育計劃,並於2009年進行水稻復耕,自此禾花雀數量慢慢攀升,塱原成為了禾花雀遷徙旅途上其中一個重要的棲息地:牠們每年從北方俄羅斯西伯利亞等地出發,於十至十二月期間經過香港,並停留在有稻田的塱原裡吃稻米,補充體力後再飛往南方泰國越南等地渡冬。

另外,為了配合保育黃胸鵐行動,於2017年秋天,香港觀鳥會獲漁農自然護理署批准,我們開始於塱原進行鳥類環誌工作,目的是有系統地調查黃胸鵐及其他農地鳥種,追蹤牠們的遷徙模式,包括時間及遷徙距離、種群數目及度冬地等等。自十月至十一月期間,總共在21隻黃胸鵐身上戴上金屬環及彩環。環上刻有特定號碼,猶如我們的身分證明,以便追蹤其移動及遷徙。

我們將繼續在塱原種植水稻,並聯同其他保育團體進行更多禾花雀的保育和教育工作。

任何一個物種在大自然裡都有其獨特的角色及重要性,一個物種的全面消失將引起自然界內連鎖反應,出現不可預測和修復的惡果。市民亦可以出一分力,關注禾花雀的情況,承諾不吃禾花雀,一同保育這個自然界的同伴。

【了解更多禾花雀及塱原米田】
https://www.facebook.com/LVecopaddy/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Emberiza aureola】
http://www.iucnredlist.org/details/22720966/0

 

古蹟保育

7. 紅樓

位於屯門的紅樓部分圍牆,今年二月遭拆毀,新業主要求居民遷出。古物諮詢委員會在二月二十八日時,因政府未能證明紅樓與反清活動有關,暫緩將紅樓列為暫定古蹟;三月八日,有人未經政府同意拆除紅樓窗戶,古諮會在翌日的會議上把紅樓列作暫定古蹟。業主與政府最近達成共識,同意保留紅樓,並向政府申請資助,為紅樓進行維修工程。

長春社早在事件初期已要求政府盡早把紅樓列為暫定古蹟,目的除了可以阻止建築物進一步破壞外,公眾也有機會向古諮會發表意見。

今年長春社亦詳細研究過紅樓的歷史,發現紅樓的歷史比建成於一九零一年的青山農場更早,而且孫文和他的伴侶陳粹芬曾在一八九一年時在紅樓住了大約一年,期間與日後與中會的核心人物在紅樓討論政事,而陳粹芬本人也在清末的反政府運動上有很大貢獻。

【真本土】紅樓煙雨間──孫中山和他的女人
https://bkb.mpweekly.com/cu0001/20171009-54671

 

土地規劃

8. 郊野公園邊陲

今年是郊野公園踏入成立四十周年。一月,前特首梁振英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就提出考慮利用郊野公園內生態價值不高的邊陲地帶的土地作公營房屋等用途,五月,政府委託房協研究大欖及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兩幅土地,指研究「旨在提供客觀分析,讓社會可進行理性討論」。新任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後,八月底宣佈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把郊野公園納入土地供應選項的討論之一,小組成員中,最少五人曾公開支持發展郊野公園。

包括長春社等多個環團今年內多次回應反對發展郊野公園的訴求。五月中,二十個環團發表聯合聲明,譴責政府一意孤行堅持推行發展郊野公園研究,五月底,過百人響應十個環團呼籲,在大欖郊野公園發起行山活動,要求房協撤回發展郊野公園的研究。十二月,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今天舉行第五次會議,討論發展郊野公園的建議。十四個環團體在會前向小組主席黃遠輝轉達公眾守護郊野公園的聖誕願望,並要求重新審視和規劃使用閒置土地、棕地、私人會所用地等。

【20個環保團體聯合聲明 回應:政府最新委託房協研郊野公園地建屋】
https://goo.gl/oYZ3vt

【保衛郊野公園 - 齊遊大欖涌郊遊徑 】
http://bit.ly/CPTLWalk

【聖誕願望﹕郊野公園不要Last Christmas!】
http://www.cahk.org.hk/show_news.php?u=218

9. 2030+

政府去年底發表《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2030+》),重新勾劃了跨越2030年的規劃策略和空間發展方向,諮詢期至今年四月底。《2030+》的主軸之一,是指出未來仍欠需要1,200公頃土地,長春社質疑這個數字的「水份」不少,特別是對工業相關用地、特別社會設施的估算有不少保留,政府在討論那幅地發展之前,應先為多項估算數字提出清晰的理據。

《2030+》另一較大篇幅,放在未來新界北策略增長區及透過填海建立東大嶼都會。新界北研究範圍內有不少具生態價值的地點,優質農地也同樣豐富,這些資源應獲充分保護,不能作任何發展﹔大嶼山擁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和濃厚的文化氣息,我們特別擔心「東大嶼都會」的策略性道路系統會入侵郊野公園和許多生態敏感地區,為南大嶼山、梅窩等地帶來龐大的發展壓力。

另外,《2030+》的諮詢文件及多份專題報告中,並未有把「綠化地帶」納入保育地帶及生態敏感地區之內,我們認為《2030+》應重申審視改劃「綠化地帶」的策略及確立「綠化地帶」作為保育的重要性,不應隨意發展。

【30/4前發聲,表達你對《香港2030+》的意見】
https://goo.gl/vyCbFi
 

10. 反新界東北發展13名被告被判監禁

因參與二零一四年六月反新界東北前期發展工程撥款示威,而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立的13名示威者,被律政司覆核刑期,八月十五日,上訴庭判律政司得直,13名被告被判即時監禁八至十三個月不等。十一月,其中八人獲終審法院批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今年我們發表過聲明,對律政司事隔多時後覆核刑期的做法感到極度失望及難過。我們認為13名被告出於維護受影響村民的生活及權益,當時在立法會門外向不公義規劃說不,也喚起公眾對不公義規劃的認知及了解,立法會財委會內大部分議員及政府官員當時卻無意處理當中對建設公平的土地規劃制度、保護本土農業等訴求,相反更透過「剪布」縮短討論及審議東北前期發展工程的時間,匆匆通過撥款。律政司的做法,有如助長另類的議會暴力,打壓對土地規劃、本地農業等方面有理念的聲音,加劇社會矛盾。

【就反新界東北發展13名被告被判即時監禁聲明】
https://goo.gl/ttU1JM

 

成為綠息份子,訂閱通訊